分享到微博 分享到人人 分享到LinkedIn 分享到Email
微软亚洲研究院:创新是最好的兴奋剂
作者 微软研究院
2009年6月9日

话题转到他在北京的研究院时,盖茨整个人变得神采奕奕。“当你开始建立一个研究院时,你可能说:‘好,五年内我要有所回报。’但仅仅成立九个月后,他们就开发出了一些惊人的视频压缩技术。”这些成果已经使微软亚洲研究院远远超过了其他竞争对手,并使它成为全球创新领域具有研究价值的一个案例。“人们应当重视中国,”盖茨说,“在任何方面,中国都已经成为一种现象。”

——《世界上最火的计算机实验室》,麻省理工学院

1998年11月5日,微软中国研究院(MSCN)在北京成立,是微软在西雅图本部的研究院之外的第一个海外研究机构。2001年11月1日,微软中国研究院正式升级为微软亚洲研究院(MSRA),至今为止已经成为微软总部之外规模最大的一个。当初的“Turning Ideas into Reality”如今已经从一句口号变成了微软亚洲研究院11年成就的最佳代名词。这个在2004年就被麻省理工学院称为世界上最火的计算机实验室,集结了一群疯狂而激进的大脑,他们天马行空,却毫不浮夸。

设计及其推广,已经成为了一种必须

自2006年至今,微软亚洲研究院的设计师实现了从无到有的一个跃进,并且日趋壮大。目前研究院内兴起一类名为设计驱动(Design-driven Research)的研究项目,即由设计来带动新模式研究与创新。设计师会在项目中考虑用户真正的需要,并以此来主导软件与硬件的开发。今年4月,微软总部首席设计师Bill Buxton在MIX09上说,“上一次经济大萧条期间,‘工业设计’这个职业脱颖而出,而现在则将会是用户体验”。而他称之为“回归用户体验”的说法无疑表明了微软对设计的态度。

在设计推广方面,微软的力度与规模让人惊愕不已。每年在总部举办的技术节(TechFest)就像是微软的一个全球范围的巨型创意集市,不同国家、地区的设计师、研究员会在这个“集市”上拥有一个“摊位”,面向Bill Gates、各层高管,甚至全公司各部门各领域的工作人员以及媒体,来推广介绍自己最新的DEMO。有的设计会直接被某个硬件部门拿下,用以扩充其下一代产品的功能;有的则引起了产品部、工程部甚至市场部的极大兴趣,多方讨论下也许一个更佳的解决方式就诞生了。技术节作为微软内部的一个交流平台,将设计最大限度地推向了前台,设计师也不再是闷头苦干搞创作,而是要学会如何做推广。就好像那句“将设计用文字表达出来也是种设计”一样,将设计用各种方式展示给众人,也考验了设计师的创造力。

微软亚洲研究院在展现未来尖端技术的同时,也向大众及多方专业人士传递了另一个十分重要的信息,那就是中国设计现在已经在转变。首先,中国的前沿设计已初具规模,一点也不输于国外;其次,人们应当更新对设计的理解——设计不是简单给一件产品包个外壳,而是能够重新定义(re-define)我们生活的一个多元化的产业。

设计的关键,仍旧是创新

“当我刚来到微软亚洲研究院实习的时候,我以为只有学生才能肆无忌惮地发散思维,但后来我发现研究院所有的员工都比我疯狂。后来与工程部同事沟通设计的时候,我说也许我的想法有些不切实际,请多包涵,没想到他们听完之后反倒觉得我想得不够大不够激烈。”这是进入微软亚洲研究院的实习生普遍的惊叹。

对创新的认可,是微软文化的核心之一。在这里无论你是什么部门、什么头衔,你都会自然而然地融入到研究院平等开放的氛围中去。即使你是个实习生,院长也会愿意坐下来和你讨论。这种文化对于设计师的创意、思维的发散都有着非常积极的推进作用。你可以想象你作为设计师参与一个硬件计算组的飞行机器人项目,当你和那些学工业设计的、心理学的、计算机的同事分享你的研发成果的时候,整个会议室就像炸开了锅一样充满了各种无边际的联想与讨论,那将会是多么令人兴奋。这种意外激烈的头脑风暴在微软亚洲研究院十分常见。除此之外,老板也不时会找你单挑,不过他不是逼你交方案,而是和你一起探讨设计,他会问“你的设计最大的创新在哪里、最大的价值在哪里”,因为这个才是一个项目的关键;他还会把项目的主动权交给你,让你有更大发挥创造力的空间和更多验证这种创造的时间。微软亚洲研究院评判项目的标准永远是创新,你的创新究竟会在将来带给用户什么样的价值。这种文化会给所有人潜移默化的影响,创新会成为最终的目标和动力。也许这样大尺度的自由与对创新的渴求在某种程度上说也是一种压力,但对于设计师来说,能够毫无束缚地、全身心地施展自己的才能,做自己喜欢做的设计,再大的压力也不会有任何问题。

有人说微软亚洲研究院是在帮微软赚后天的钱,其实我们也可以想象微软亚洲研究院是在为我们演示后天中国的创意氛围。研究院的人在描述他们的工作的时候,用到的词是career而不是job,他们将在微软做事看作是自己的事业而不是简单的工作。一个设计师会如此坚定自己的职业道路,其实是不多见的。目前国内的很多设计公司更换设计师的频率都非常快,当然这之中会有设计师本身的问题,也会有管理层的问题。当一个人的创意总是在压制下苟且偷生的时候,他必定会在这个岗位上感到压抑。我们不否定中国设计的创新力量。但是创新是需要环境依托的,一个良性的市场环境、消费环境甚至是舆论环境,都会对设计的创新起到决定性的作用。微软亚洲研究院的模式对广泛意义上的设计公司来说也许是一个不可能达到的高度,但我们有理由通过它去期许一个未来,一个平等开放、乐观积极、相互尊重、相互促进的创意环境。

对于经济危机中的中国创意产业,我们信心十足

1929年经济大萧条的时候,Henry Drefuss设计了堪称世纪经典的电话,同期Walter Dorwin Teague为柯达设计了一款多色块装饰的照相机,其价格是普通相机的两倍,但销量却远远将其他相机抛在身后,柯达的品牌形象也就此在广大民众心中树立起来。我们知道越是不容乐观的经济环境,设计越是会有所作为。近期微软亚洲研究院的洪院长也在一次演讲中提到了三个时期:1975年美国通货膨胀最严重的时期,微软成立了,同时意味着PC时代开始了;1991年美国经济衰退时期,微软西雅图总部成立了研究院;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的时期,微软成立了中国研究院。因此,微软亚洲研究院认为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时期,设计一定会在机遇之中有所作为,中国的创意产业一定会完成一次振奋人心的跨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