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博 分享到人人 分享到LinkedIn 分享到Email
我与研究院的下一个“十年”

前不久,洪小文博士被任命为微软亚洲研究院新一任院长,全面领导微软亚洲研究院的各项研究工作以及产品开发。此前他曾担任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并负责研究院在互联网搜索、语音研究、自然语言处理、系统、无线与网络及媒体通信等领域的研究管理工作,同时还负责搜索技术中心(STC)及MSN/Live在中国搜索产品的开发。

洪小文博士是美国电机电子工程师协会院士(IEEE Fellow)和国际公认的语音识别方面的技术专家。加入微软亚洲研究院之前,洪小文博士曾担任微软公司自然互动服务部门的架构师,对微软语音服务器、自然用户界面平台和微软支持平台等诸多获奖产品的开发做出了突出的贡献。

在接受新的任命之际,洪小文院长接受了来自微软研究院Rob Knies的采访。

Q:上任院长,这对你来说肯定是一个非常激动的时刻吧?

A:是的,快乐并忙碌着。

Q:对你的新职务,你有怎样的期待呢?

A:我非常荣幸能够担任院长一职,此时此刻我感触颇深。我对研究院怀有很深的感情,在它成立之初,我就已经参与它的创建和员工招聘了,那个时候我还在美国总部工作。2004年我正式加入微软亚洲研究院。明年我们将迎来微软亚洲研究院十周岁的生日,我非常高兴能够带领全院庆祝这个里程碑的日子,并迈向下一个十年。

在满怀期待展望研究院未来的同时,我们也要感谢往届领导团队所做的一切,他们为我们这个研究机构奠定了非常稳健而成功的基石,同时也一直给我们提供着多方面的支持。

基础研究不是一蹴而就的事业,需要我们不断地投入和努力。我们目前要做的事情是使现在正在进行着的研究能够取得巨大的成功。同时,当公司面临新的挑战时,我们总是有足够的科研技术储备来应对这些挑战。

Q: 研究院最近几年的发展的确是难以想象的。

A:如果你九年前问我是否预计到研究院现在的成就,我肯定会说不。研究院现在的发展业绩远远超出了我当年的想象,这主要是研究院全体研究人员共同努力的结果。过去的十年,中国以及其他亚洲国家都经历了快速的成长,我们与时俱进,这股强劲的发展势头也促进了研究院今天的成功。

这些年来,研究院与亚太地区的高校及科研机构建立了广泛的合作与交流,比如“明日之星”实习生项目、与高校合作建立联合实验室计划、亚太教育高峰会,以及“二十一世纪的计算”大会等等。我们试图通过这一系列活动促进和繁荣整个亚太区学术圈的交流与合作,这也正是我目前工作的重点之一。

Q: 能否简单谈谈你的教育背景和学术经历?

A:我在台湾大学读完本科后,赴美到卡内基梅隆大学继续深造,主要从事语音识别和自然语言处理方面的研究,并先后获得了计算机科学硕士与博士学位。我在1991年加入苹果研究院工作,并于1995年正式加入微软研究院。那个时候,微软研究院大概只有50人左右,我在语言组从事研究工作并在2000年担任高级研究员。此后,我加入了自然互动服务部门担任了四年的架构师,参与领导了微软语音服务器、自然用户界面平台等诸多获奖产品的开发。

2004年我决定重新回到研究岗位上来,也非常感谢微软研究院院长Rick Rashid博士以及任微软亚洲研究院前任院长沈向洋博士给我提供了一个来中国担任研究院副院长的机会。来到中国之后,我开始负责研究院部分研究组的管理工作,也一手筹建起了搜索技术中心,到目前为止它已经发展成为超过百余人的开发团队。

我觉得能够在研究部门和产品部门兼而工作过是一段非常珍贵的经历,这帮助我更全面地了解产品部门同事的思维方式,包括他们的语言、文化以及需求。从产品组的立场而言,他们希望能有源源不断的新技术可以转化到产品中,而促进产品转化的实现也正是微软研究院一项非常重要的职能。在研究院,研究员们普遍具有较强的问题解决能力,但是他们往往缺乏对实际问题和顾客需求的直接了解。而在产品组,你每天面对着顾客各种各样的具体问题,你一旦发现了一个问题,你就需要用现成的技术储备或者方法去解决。作为一个架构师,你需要把一些解决方案集成在一起与开发团队共同合作,控制项目进度并力求产品准时发布。但是,假若你遇到一个问题很难用现成的技术去解决的话,那么你就应该与研究组去交流,基于项目风险的考虑重新拟定产品开发时间表。

在产品组的四年让我发现了很多亟需解决的问题,也激发了我很多的激情。带着问题去解决问题,成为了我决定重新回到研究岗位最重要的理由之一。或许当我有一天解决了这些现存的问题之后,我还会选择回产品组去发现更多的问题。因此,我也一直鼓励产品部门和研究部门的同事最好能争取机会到对方的部门去体验一下。

Q:作为微软亚洲研究院院长,能简单谈谈你的目标么?

A:我希望研究院不仅在规模上进一步发展,而且在科研成果的产品转化上能取得更显著的提升。随着信息技术行业的迅猛发展,我们微软公司在发展战略上也发生着相应的调整,比如新的用户界面、互联网服务、研究2.0等方面将成为我们研究的重要课题,以及如何把互联网发展成为研究和实验的平台也给我们提出了新的挑战。我深信在技术上的不断创新会让微软亚洲研究院继续有不同凡响的表现。

在人才培养方面,我非常高兴看到一部分老员工已经逐渐成长起来并担任起项目主管的职务,另外还有一部分新人需要我们多方面的培养和锻炼。我坚信,只有当你有好的人才的时候,你才能有好的发展。所以,我们将创造条件去提高年轻员工的竞争力,包括人际沟通、演讲技巧、技术开发、项目管理,等等。

此外,我们将继续与学术界保持紧密的合作关系并希望把一些成功的合作项目从中国逐渐向日本、韩国等亚太区其它国家的高校和学术机构拓展。我们将通过与Tony Hey的部门的合作,把高校合作工作开展得更加深入而广泛。

Q: 你能大致介绍一下你的领导团队成员么?

A:目前,我们有两位副院长协助我的工作,其中一位是郭百宁博士,他是图形图像学领域的国际知名专家,带领着研究团队连年在国际图形学大会 (SIGGRAPH)上取得佳绩,同时他所领导的研究组在图形图像学方面研发出的许多研究成果,也成功转化到了Xbox以及最新发布的游戏Halo3等产品中。郭博士主要负责图形图像、网络多媒体等领域的研究和管理工作。另一位副院长是王坚博士,他是用户界面方面的专家,曾经领导团队成功发明了数字墨水、手写数学公式识别器等重要技术并转化到了Vista、Tablet PC、OneNote等产品中。王坚博士目前主要从事用户界面、无缝计算、数据及信息处理、人类认知以及在线广告等方面的研究和管理工作。

另外,迪恩?斯劳森是创新工程中心的总经理,主要负责研究院在技术孵化和产品转化方面的工作。宋罗兰女士将继续领导高校关系部并协助我拓展研究院与亚太区高校及学术机构的合作关系。

Q: 任院长之后,你觉得自己还有时间做一些感兴趣的科研工作么?

A:是的,我觉得始终需要对自己从事的研究领域保持一定的学术敏感度,我现在仍会关注语音识别、自然语言处理和互联网搜索等方面的研究动态,同时还指导几个博士研究生的科研工作。

我希望自己在将来能做的更多,但就目前而言,我需要花更多的时间在研究院的管理和十周年庆典等事情上。我希望通过领导团队有效的职能分工,使得我除了管理工作之外,能有更多的时间从事科研工作。

Q: 最后,我想问你的是,如果你一旦找到了休闲的时间,你喜欢做些什么?

A:我的兴趣爱好还是蛮多的,但好像玩得都不精。我热爱艺术、电影以及运动。我喜欢欣赏生活中各种各样美好的事物,享受这些过程中的无限的乐趣和满足。我觉得发现美、感受美,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它能帮助缓解工作中的压力。

我经常在外出差。而每当这种时候,你常常会超负荷工作。理由很简单,因为你的家人不在身边,而你却有很多空余时间,那么继续工作是件很自然的事情。但是有一天,当我结束晚上的活动回到酒店后,我想试图改变这种惯性,于是给自己出了三个选择:或者继续工作两个小时,或者看会儿电视,再或者是补充睡眠。倘若我是第一次到这座城市的话,还可能会考虑去周边散会儿步,也许附近就有一个小湖之类的。

如果我选择暂时不理会工作而感到格外放松的时候,我知道自己做了一个最符合当时想法的选择。但是,倘若我的潜意识里还坚持说:“我想去查收邮件”,那么很显然这就是我在那一刻最想做的事情。

上面的这个例子或许说明了我对待工作和生活的态度。而比较糟糕的是,一旦你选择了暂时不去理会工作上的事情的时候,你心里总担心是否会有很多同事在急切地等待着你的回复。每当这个时候,我会暗自安慰自己:我可以暂时不去查收邮件,因为这也是我的一种选择,而且相信天永远不会因此而掉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