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博 分享到人人 分享到LinkedIn 分享到Email
署名文章
沈向洋:微软携手 OpenAI 进一步履行普及且全民化人工智能的使命  (2016/11)

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微软人工智能及微软研究事业部负责人沈向洋博士在当地时间11月15日正式宣布与 OpenAI 建立新的合作关系,以期在人工智能领域取得更多成果。OpenAI 也将选择 Microsoft Azure 作为他们的首选云平台。

洪小文:流动的盛宴——致微软亚洲研究院的“成年礼”  (2016/11)

11月微软亚洲研究院迎来了她18岁的“成人礼”。我们值此邀请了一群“特殊的客人”。这些客人之所以“特殊”,是因为他们都曾是研究院的一分子,并在今后持续为中国IT事业贡献着自己的力量。而今天洪小文院长向全球院友们,发出了这封欢迎回家的邀请信。

HI+AI:人机协同 赋能未来 上篇 | 中篇 | 下篇  (2016/11)

在《HI+AI:人机协同 赋能未来》系列的三篇文章里,洪小文博士将与读者交流AlphaGo战胜李世石这一标志性事件背后的意义,深入浅出地与我们探讨了人类智能与人工智能的区分与联系,以及我们应当如何看待人类与人工智能的关系。

萨提亚·纳德拉:面向每个人和每个组织 普及人工智能 (2016/10)

在今年的微软Ignite 2016上,首席执行官萨提亚·纳德拉分享了微软的人工智能普及化蓝图:当我们畅想科技的未来,智能与之密不可分。在微软,我们的雄心是要让人工智能走出象牙塔,普及为全民所用。

沈向洋:微软人工智能的下一个新征程 (2016/09)

微软宣布成立一个全新的部门- 微软人工智能及微软研究事业部,这一部门将包括微软研究院 (Microsoft Research) 、微软信息平台部门 (Information Platform Group) 、必应 (Bing) 和小娜 (Cortana) 产品部门,以及环境计算 (Ambient Computing) 和机器人团队。新部门将极大加速我们在人工智能方面的创新,帮助我们为用户创造出真正智能的系统和产品。

张益肇:数据改变医疗:人工智能加速精准医疗时代到来 (2016/09)

计算机技术与医疗的结合,远远不止止智能手环等可能会与医疗产生关联的智能硬件。从前端设备到后端系统,再到隐藏在最后端的各类算法,每个分支都可以是一个独立的学科。微软亚洲研究院副院长张益肇博士认为:数据改变医疗。

张益肇:“大数据”上善若水 利万物而不争 (2016/03)

在大数据领域,微软正在做的研究从底层系统贯穿至最终应用,有些源于微软自身发展的需求,有些则是对业界需求的扩展,但目的都是为了让大数据技术和工具越来越易于使用,充分发挥大数据的魔力。

洪小文:人工智能,一个很好的“左脑” (2015/11)

近两年来骤然加速的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技术,让其无论是在业界还是在社会上都广受热议。有人觉得它很厉害,有人觉得它很可怕,那么我们到底该如何看待人工智能呢?

周以真:这就是微软为何如此重视基础研究的原因 (2015/11)

​是基础科学研究创造了知识,并促进了我们对于世界的基本理解。是基础科学研究让今天的技术成为了可能,并将引领未来的技术突破。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认为它对我们公司乃至整个社会的发展都很重要的原因。

Peter Lee:基础研究是创新的核心 (2015/11)

在微软,有很多基础研究项目通常耗时多年才会开花结果,大家并不能一下子就用上我们的这些研究成果,但微软还是坚持做研究,为什么?因为基础研究是技术创新的核心,并不断推动着创新的发展。

洪小文: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机器人 (2014/8)

在我看来,看清AI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将目标聚焦在可以100%控制的、能有效提升我们生产力与行动力的成果上,承认只有“人+机器”的组合才是AI研究的主流方向,这或许更有意义,也是人类社会发展的正确方向。

洪小文:梦想驱动未来——微软亚洲研究院创新十五年 (2013/10)

微软亚洲研究院很快会迎来十五岁生日。旨在以一种简朴的、有研究院特色的方式来庆祝这一时刻,我们的同事精心设计了一个九宫图,用数字来讲述研究院的故事。

洪小文:图灵奖的遗产和后继者们的责任 (2012/10)

2012年6月23日是艾伦·麦席森·图灵(Alan Mathison Turing)诞辰100周年纪念日。多年以来,计算机行业的从业者总是对图灵怀有一种特殊的崇敬。

马维英:微软亚洲研究院如何“智造”领导 (2010/8)

聪明人聚在一起所产生的效果,不是加法而是乘法。不同领域的聪明人越多,越能产生大的突破。这是我在摸爬滚打的探索中深切体会到的一条人才法则。

洪小文:跨越“黑色六月”,开启金色未来 (2010/5)
“黑色六月”是这些年来我在国内工作时经常听到的一个说法:每年六月,全中国数以百万计的高三学生都必须挑战高考这座“独木桥”,看起来很无奈——但我也赞同一些朋友的见解,在历史因素沉积与社会惯性因袭的背景下,高考还可说是相对公平、公正的一种人才拔擢机制。
 
赵峰:让科学插上艺术之翼 (2010/4)

一个4、5岁的小男孩,心里一边默默地数着数字one,two,three……,一边一丝不苟地在笔记本上写着1,2,3……,他不知道世界上究竟有多少个数字,只能好奇地书写着这个笔记本上能装得下的数字。

马维英:置身云端 (2010/3)

若要列举近两年的“热词”,“云计算”自然是其中之一,这个词不断有人提起,也不断有人被问及,我也是其中之一,于是便把盘桓在脑中的关于云计算的想法整理成文,希望能和感兴趣的朋友共同分享。

赵峰:物联网征程初启与物联网之阻 (2010/3)

要想让传感器真正“飞入寻常世界中”,它必须在体积、造价、能耗等方面进行“瘦身”,这样它才真正能够进入到物理世界。

洪小文:从探路者、成就者到引领者 (2009/9)

与中华民族上下5000年文明史相比,60年或许只能算作浩瀚长河中的一朵浪花。但成就与辉煌并不一定总是取决于奋斗时间的久暂——最直观的例证便是,1949年至2009年,中国的进步令全世界为之震撼。

洪小文:以技术创新撬动危机中的商业变革(2009/6)

历史像一面明镜,可以借古鉴今。我个人很喜欢历史,上大学的时候经常去历史系旁听。很多人都知道做论文时,第一步就是要看现在以及之前的研究者做得怎么样,才知道未来能有什么突破和创新。

郭百宁:畅谈未来图形学 (2008/12)

多学科将会是未来发展趋势。我们越来越希望能与其他学科合作。我们希望鼓励多学科人才共同投入到基础研究中,寻求实现根本性突破,而不必去担心失败。

洪小文:父辈的宏愿与两岸科技融合的未来 (2008/9)

于我而言,2007年的冬天注定是难忘的。很多事发生了,有欣喜,也有哀戚。当情感的潮汐落下,思想的火花随之亮起。之后,我深深地体会到,路漫漫其修远,快乐和苦痛往往会交替来袭,而它们都是生命赋予人的财富。

洪小文:小径分岔的花园——我的选择 (2008/08)

人生就像阿根廷作家博尔赫斯笔下那座“小径分岔的花园”,每个路口都通向不同的“未知”与“可能性”。无论求学,还是求职,我们总是需要在某些特定的时间点做出“非此即彼”的重大决定。

郭百宁:研究院本纪 (2008/8)

微软亚洲研究院从事图形学研究的研究员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边吃东西,边讨论着什么——但实际上,这一夜恰恰是SIGGRAPH 2008论文截稿期的前夜。吃完宵夜,大家还要紧张地工作三到四个小时,直至晨光熹微、红日初升。

李世鹏:亮出你的idea (2008/8)

在研究院十一年来,很多事情发生了变化,但是唯一不变的是,微软亚洲研究院仍然是一个让我每天清晨能够为新奇的技术而激动醒来的地方。

张益肇:掌握自己的兴趣 (2008/8)

在研究院工作的八年里,我一直觉得这是一个能把自己的能力充分发挥出来的地方,它鼓励研究员们去大胆尝试和体验自己喜欢且对其富有激情的事情,这也是研究院深深吸引我的地方之一。

张益肇:往返于研究和开发之间(2008/8)

 在微软亚洲研究院成立八个月之际,我带着妻儿举家来到北京开始了我研究生涯中的一个转折;2003年,在研究院成立五周年之际,我来到了由研究院孵化出的微软亚洲工程院,在一个全新的环境从事以前在微软未曾涉猎过的产品开发类工作;

张峥:互联网和面盲族的故事(2008/8)

这是一个折磨着世上2%人的罕见疾病,而且可以遗传,所以应该历史久远。但其正式的医学立案却只有短短几十年,而且还诞生在很不寻常的地方。在枪林弹雨的二战前线,一发弹片击穿了一位德国中尉的脑部,弹片取出之后,他不但活了下来,而且一切正常,除了一样。

张峥:成长的过程(2008/8)

2001年1月3日,是我离开硅谷,告别工作了五年多的惠普中央研究院,正式到微软亚洲研究院报到的日子。仔细算起来,我女儿那时候还不满四个月。同年十一月,我们一家四口在北京团聚。我还清楚地记得小家伙那一天的样子,包在奶奶给的一身白色羽绒服里像个小企鹅,走路摇摇晃晃,眼睛东看西瞧,咿咿呀呀地什么都不会说,又什么都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