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博 分享到人人 分享到LinkedIn 分享到Email
这里是你们永远的家——写在微软亚洲研究院院友会成立日

​微软亚洲研究院院友会成立仪式,从左至右依次为洪小文、李开复、张亚勤、沈向洋

11月14日,微软亚洲研究院院友会在位于北京中关村丹棱街五号的微软大厦正式成立了。这天,曾经在微软亚洲研究院实习、工作过的近200位来自世界各地的企业界和学术界的研究院院友们齐聚这里,亿往昔、论明日,现场多种感怀的情绪相互交织,浓得化不开的感动弥漫在每一个人的心头。

关键词:院友亦战友

成立仪式开始前的签名墙

大家都知道,微软亚洲研究院的英文是Microsoft Research Asia,简称是MSRA,这也是多数院友对这里的爱称。但是MSRA的含义不仅如此。2003年的一次研究院户外拓展活动中,现任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沈向洋博士由于自己所在的队伍身穿红色的衣服,因此称为微软红军(Microsoft Red Army),这个名字也由此传开了——在沈向洋眼里,整个研究院都应该被称为Microsoft Red Army,因此MSRA更意味着微软红军,意味着一股位于中国的计算机基础领域的华人力量。

四任院长

诚然,对于研究院的每一位院友,我们更可以称之为“战友”。昨天微软亚洲研究院四任院长——李开复、张亚勤、沈向洋和洪小文——相聚,他们的历史性合影刷遍了每一位院友的朋友圈,也让院友们想起了在这里如同打仗一般奋斗的日子。

微软亚洲研究院院友会常委会成员、微软亚洲研究院院长洪小文(2007年10月至今担任微软亚洲研究院院长)

如果你问微软亚洲研究院的历任院长,研究院成立18年来的成果有没有实现大家建院之初的预期?答案毫无疑问是肯定的。微软亚洲研究院现任院长洪小文博士和大家分享道:

事实上,在研究院建院之初,无论是从大洋彼岸投身回国的研究员们,还是中国成长起来的新生研究力量,并不是每个人都有着百分百的信心。很显然,如果你对一件事情有着绝对的信心,要么是你过于乐观,要么这件事情对你来说就毫无挑战性。从这个角度看,当时每一位选择回国的勇士都是冒着巨大的风险,就算现在再给他们机会,他们也不敢保证自己有十足的把握能够这么快建立一个像微软亚洲研究院一样成功的世界一流研究机构。因此从这个角度来说,是的,我们已经大大超出了建院之初的预期。

微软亚洲研究院现任院长洪小文表示,微软亚洲研究院这十八年最了不起的就是和中国一起成长,从学术、到产品、到技术,和中国一起走上国际创新舞台。

18年前,计算机对于绝大多数中国人的生活还很遥远。李开复博士还跟我们分享了他在CMU读书时他的同学沈为民全靠在纸上写代码、用脑子来运行程序的研究经历。这就意味着在中国一定还有很大一批优秀的研究学者尚未被挖掘出来。

谈到中国几年来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李开复表示:今天中国能在人工智能上扮演重要作用,是因为研究院从很早开始就在语音识别、自然语言理解等众多人工智能核心技术进行了研究。中国今天的成就真的应该感谢微软亚洲研究院。

在研究院成立之初,似乎每一个人都憋着一口气,好像非要马上证明自己究竟能干什么:院友孙剑博士分享道,他认为在微软亚洲研究院的工作是一种“修行”,他和沈向洋等前辈们写了快一百篇论文。而在2002年,微软亚洲研究院在在全球计算机科研领域最富盛名的国际图形学年会SIGGRAPH上发表了4篇论文,成功在学术界站稳脚跟,此前在这种国际大会上一直鲜有华人的身影。他们认为,这就是他们在办公室不舍昼夜、夜不归家拼来的结果——那一年,沈向洋和同事们正自嘲“忙成了狗”,前任微软亚洲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王坚路过听见,看了一眼这群胡子拉碴的理工男,说:“我看根本是猪狗不如。”众人爆笑。

微软亚洲研究院院友会名誉会长张亚勤(2000年8月至2004年1月担任微软亚洲研究院院长)在院长论坛发言中,他什么事情总爱总结成N点,你还记得吗?

张亚勤感叹道:“微软亚洲研究院做了三件了不起的事情,一个是吸引人才,一个是留住人才,更重要的是给中国培养人才。如今我们看到研究院优秀的人才在领导着各行各业。”

微软亚洲研究院院友会会长沈向洋发言中(2004年1月至2007年10月担任微软亚洲研究院院长)

正是有着这样战友一般的感情,院友们再次见面时的感情才分外真切。上午,在院友会仪式开始之前,研究院为大家设置了早餐交流环节。这些多年未见的老友也不见有丝毫的拘谨与局促,东一团、西一簇地述说衷肠。有的在用力地握手,把炙热的激动传递给对方;有的在拥抱,感受曾经并肩作战时的温度;更多的人在神采飞扬地交流,好像恨不得要把积蓄了这么多年的思绪马上和对方分享……

早餐会上各位院友们在热情的交流近况

“好久不见了!”这是院友们交流时用得最多的开场白,这也是院友会成立的意义所在——有人称微软亚洲研究院是中国IT届的黄埔军校,确实,对于每一个曾经在这里生活和工作过的院友而言,这里不再是一个跨国公司在中国的分支,而是一个实实在在作育人才的大学,而每一位院友都被我们亲切地称为“同学”,院友会成立的目的就是要将这群“同学”联系在一起,让中国IT界这半壁江山能发挥更大的力量。

墙上这些关于微软亚洲研究院的爱称,你最喜欢那个?

这张照片可能就算去了现场也不一定能看到哦~说中国IT界的半壁江山都坐在这里了绝对不为过,看看你光凭借背影能认出几个?

关键词:回忆

提起“微软亚洲研究院院友会”这个词,相信每一位院友的思绪阀门就会悄然打开。回忆像潮水一样汹涌,裹挟着澎湃的情感让人难以招架。如果说微软亚洲研究院四任院长登台合影的那一瞬还不足以让你感动的眼泪汇聚,那么之后我们准备的老照片分享环节,就是妥妥的“回忆杀”。

被任命为微软亚洲研究院院友会秘书长的李世鹏向大家分享了过去一年来微软亚洲研究院院友会的筹备过程。他说:“院友会的宗旨是在院友和研究院间架起桥梁,鼓励大家反馈和反哺。增加院友间的联系,分享、共享院友的优质资源。院友会和院友间建立多种形式的服务平台,服务院友。在更高的层次,我们的初心就是为了中国培养顶尖创新人才,我们院友会会持续和大家一起为我们中国聚集资源,为中国培养更多的顶尖创新人才。”

今年是微软亚洲研究院创立的第18年,超过5000位院友、4800位实习生、15位IEEE院士、超过20位中国千人计划和杰出青年人才奖获得者、80位创业公司创始人、150位顶级高校执教以及无数的研究成果转化从研究院诞生,这些数字背后是由这群最优秀的中国大脑用热血书写的历史。沈向洋在席间开玩笑道:在国内如果哪家公司需要CTO了,常常会想来研究院挖人。 我们院友会是不是要像他们收一收培养费?我们再将这些院友会会费用于支持年轻院友的培养,为院友们提供资源。

中午的技术展示环节,研究员们正在向院友展示微软亚洲研究院的最新技术

上午,在四任院长分别登台致辞之后,前微软亚洲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李世鹏、现任微软亚洲研究院院友会秘书长将四任院长以及前微软亚洲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王坚邀请上台开启了院长论坛的讨论。院长论坛由一个轻松的老照片回忆环节开始。由微软亚洲研究院成立仪式的第一张合影开始(彼时的名字是微软中国研究院),一张张老照片被翻过,一片片回忆翻起涟漪。研究院的圣诞节派对、开复院长离开时KTV响起的送别歌声、一直延续至今的“二十一世纪的计算大会”、第一次推动的微软内部的TechFest、微软工程院的成立……当这些回忆在院友们的脑海中逐步定格成照片,将青春与热爱留给微软亚洲研究院,研究院也在这些殷切的目光中向前迈进。

18年前,微软中国研究院成立

1999年6月,我们开创了“二十一世纪的计算”大会,到今年已经18届

2000年的圣诞节,张宏江和沈向洋头上长出了角

2001年1月,微软亚洲研究院推动了第一届微软内部技术界TechFest的开始

看沈向洋和李世鹏T恤衫上的亮点!

“在微软亚洲研究院的那些年,是最好的时光。”

院长论坛环节,大家在老照片的会议下笑得格外开怀

关键词:感恩

沈向洋博士作为微软亚洲研究院院友会的会长,在发言中提到了很多值得感恩的人。

第一个值得感谢的是比尔·盖茨,微软公司的创始人,为研究院的成立提供了强大的支持,也是在他的支持下,李开复回到中国创办了研究院,让这一群坚持初心的研究员能够无任何后顾之忧的坚持他们对计算机科学的热爱。

2001年10月,BillG出席在上海举办的第三届“二十一世纪的计算”大会

沈向洋在分享他内心对研究院院友会成立的感恩时,还不忘讲讲每个人当年的小段子,让大家在笑声中还不忘感动。

第二个值得感谢的是Rick Rashid。当初在他的倡议下,微软研究院得以成立,如今已有25年了。他不久前从微软光荣退休,但是他的后继者们——研究员的每一位员工都将延续他的精神继续执着于研究未来的技术。

接下来应该感谢的是李开复院长和张亚勤院长。开复首先定下了创办了微软中国研究院的目标——不做研究所、而要做世界一流的研究院,在那之后,亚勤更是将微软中国研究院更名为微软亚洲研究院。当然还有张宏江等等众多扶植研究院成长的院友们,也值得我们一并感谢。

微软亚洲研究院名誉会长授予仪式,从左至右依次为:微软亚洲研究院院友会沈向洋、名誉会长李开复和名誉会长张亚勤

王坚作为院友代表表示:“我觉得微软亚洲研究院在中国历史上,不只是在科技史上,一定会是个标志性的、历史性的东西。以后没有人绕开这个机构谈过去15年中国发生的事情,这是我最大的一个感触。”

除了他们,还有现在在微软担任全球执行副总裁的沈向洋博士和微软全球资深副总裁、现任微软亚洲研究院院长洪小文博士,是他们推动促成了研究院院友会的成立。他们接过了前人的接力棒,并在人工智能的跑道上继续引领着前进的步伐。

在院长话题环节谈到了中国的创新力量时,洪小文认为,中国最了不起的地方是改革程度,中国是唯一一个和美国一样各行各业都蓬勃发展的国家。不仅是IT界,还有各种制造业、金融业等等,中国过去二三十年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最后,沈向洋博士还将感谢的目光回到了微软研究院大家庭:有时间最久的,从实习生到入职员工的许继征;有时间最久的应届博士毕业生入职员工童欣;有时间最久的学术界入职员工周明老师……正因为有着这样一群始终谦逊、本色、自豪、骄傲的研究员们执着于技术的追求,才让研究院始终能让每一位院友引以为豪,在他们看来,这里始终是创新的发源地、未来的发生地。

自称“中年宅男”的“微软四少”之一的童欣,在下午的人工智能研讨会环节向大家分享了这几年关于网络图形的思考

微软亚洲研究院常务副秘书长马歆。此次院友会成立仪式有一个有趣的环节:大家不需要举手投票表决,而只需要鼓掌通过就完成了院友会的各项任命。

沈向洋博士分享了一个很朴实的比喻,说看着研究员成长和离开就像看到含辛茹苦养大的女儿要嫁人了,做老爸的总会觉得女婿不够好,总希望这些人能去更好的地方。这实际上也是我们对微软亚洲研究院每一位院友的期望,就算大家离开了微软亚洲研究院,我们也希望每个人能够越做越好。我们非常感谢每一位院友曾经在这里的贡献,也希望通过院友会这个平台继续帮助大家。

清华大学的徐迎庆教授与大家分享了他多年来在帮助视障人士的不懈努力

孙剑将在微软亚洲研究院的研究经历是一种“修行”,虽然很苦,但是也很开心,做了一些事情,也培养了一些学生

下午的论坛环节,在文继荣的主持下,大家就人工智能在学术界,工业界和创业界的发展作出了讨论。从左至右分别是余凯、吴枫、朱文武、徐一华、周明、孙剑、凌海滨和马维英

“聚是一团火,散作满天星”。对研究院而言,我们将继续坚守在基础科研的前线、未来的前线,让研究院始终是每一个院友终身引以为豪的地方。借用作家海明威在《流动的盛宴》开篇中提到的:“假如你有幸年轻时在巴黎生活过,那么你此后一生中不论去到哪里她都与你同在,因为巴黎是一席流动的盛宴。”愿微软亚洲研究院成为每一位院友念念不忘的“巴黎”,记得研究院始终与你同在。

院长论坛结束后,大家都冲到前台合影自拍,不知道是不是把每个人都拍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