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博 分享到人人 分享到LinkedIn 分享到Email
从“火车进站”到虚拟现实:电影艺术与视觉技术的罗曼史

卢米埃尔兄弟《火车进站》被公认为是世界电影史上第一部公开放映的电影

坐在电影院里,在大荧幕前时而因幽默对白捧腹大笑,时而因紧张情节提心吊胆,走出电影院,仿佛经历了一次旅行。你可曾想到,在动人的故事与炫目的效果背后,还有一段技术与艺术的“不了情”?

在北京电影学院副校长、微软—北影数字化卡通与动画实验室主任孙立军教授眼中,技术和艺术是“暗恋”,表面上似乎是互相排斥的,但若没有技术则不可能有电影的今天。4月27日,孙立军教授做客微软亚洲研究院,从电影发展历程梳理技术与艺术的“恋爱史”,并大胆猜测虚拟现实(VR)将带给电影的新变革。当技术遇上艺术,将擦出怎样的火花呢?

缘起:电影艺术与技术的结缘

从电影的发明到现在仅百余年的时间,但电影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行业之一,以滴水穿石、润物细无声的方法,改变着人们对世界的认知。

时光倒流120年,1895年,卢米埃尔兄弟推出了《火车进站》,拉开了电影发展的序幕。这是电影发展的第一个阶段,以黑白、默片为特征。看到火车驶来的影像,观影的绅士们不由自主地惊恐地弯下了腰。“但是今天,即使是带上立体眼镜,看到火车驶过来,连小孩子都不会感到惊奇。”孙立军说。

仅仅30年后,有声、彩色电影开始出现,进入了电影发展的第三个阶段。1927年华纳公司的《爵士歌王》开启了有声电影时代,在这期间,曾公开反对声音进入电影的卓别林也逐渐完成了无声到有声的突破;1933年“三色染印法”开启了彩色电影的纪元。

卓别林第一部有声电影《城市之光》(1931

20世纪80年代,数字电影开始出现,技术越来越多地介入电影。1995年的《玩具总动员》是世界上第一部全电脑制作的长片,从暴风雨到美丽的晚霞,从一片草皮到安迪家旁边大树的120万片树叶、76个角色全部由电脑勾画而成。这部电影给孙立军带来了很大的触动,当时中国只有一台计算机可以渲染动画效果,渲染1个镜头就要10天,而美国有2000台计算机可以渲染,令他感觉难以想象。“120万片树叶、76个角色,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浩瀚的工程,真的了不起!”孙立军说。

世界第一部全电脑制作长片《玩具总动员》(1995

技术对艺术的推动作用也激励着孙立军教授在艺术上不断地进行大胆的尝试。1999年,孙立军教授启动了《小兵张嘎》的拍摄制作,耗时六年,将现代计算机动画技术与传统中国风格绘画相结合,于2005年完成了中国第一部二维与三维结合的动画电影。

中国第一部二维与三维相结合的动画电影《小兵张嘎》(2005

《小兵张嘎》中人物的上色全部由计算机完成。影片中,随风摆动一望无际的芦苇荡,在野外奔驰的火车,具有工业气息的火车站等场景,都是通过三维动画实现而成,曾有一个镜头就做了三个月的时间。《小兵张嘎》也成为中国动画历史上的一部巨片,并荣获2005年中国电影华表奖等奖项。

近年来,技术对动画前进步伐的推进越来越明显。《机器总动员》通过70mm摄像机技术来表现“人”的特质;《飞屋环游记》采用先进的数字3D技术,共创造了20622个独立的气球“支撑”房子的飞翔;《冰雪奇缘》中计算冰雪特效引擎的开发使得艾莎在不同情绪下造出的冰雪无论颜色形状都有很大不同。 技术与艺术的结合与飞速发展使孙立军教授意识到,电影行业需要技术专家与艺术专家共同推进:有了好的创意,会吸引更多的人来研发技术实现创意,而有了好的技术平台,则会促使艺术家展开更创新的思考。

《兔侠传奇1

2011年,孙立军教授与时任微软亚洲研究院主管研究员徐迎庆等合作,完成他的第一部也是国产动画中的第一部3D动画电影《兔侠传奇》,在技术中融入东方绘画的假定性、写意特点,毛发的渲染十分出彩。这部电影在100个国家上映,两次亮相戛纳电影节,被英国《卫报》评价为“中国动漫开始向好莱坞发起挑战”。孙立军教授感叹说:“作为一个电影从业者,伴随着技术进步,我在实践中感到快乐。”

缘升:虚拟现实与第三代电影

2015-2016年,中国影视公司无不在谈论VR、投资VR、研发VR;电影导演、明星纷纷加入VR创作阵营,进入VR领域;VR设备、VR体验厅、影院纷纷建立;《中国VR用户行为研究报告》指出,中国潜在VR用户规模为2.86亿,2015年接触和体验过VR设备的用户为1700万人,购买设备的用户为96万人。那么,VR能够给电影产业带来第三次革命吗?

孙立军教授认为,仅仅依靠VR单一的形式完成电影业的第三次革命是不可能的。如今,将VR技术应用于电影创作还存在一些问题。例如,在物理性质方面,帧率不足导致晕眩感,头戴式容易导致用户疲劳,观众无法进行长时间的佩戴;在内容创作方面,VR无法直接转场,导演无法引导观众,这会影响电影视听叙事和艺术创作。

在孙立军教授看来,电影的未来将是全媒体时代的融合,结合故事片、动画、游戏的融合与发展。第三代电影将是数字交互式电影,特点是电影游戏化、游戏电影化,互动式、非线性故事情节,一个故事的开头对应着N个故事的结尾,观众参与并可引导故事情节发展。

在以数字交互式电影为代表的创新模式中,放映方式也将发生变化。未来电影的时长短则5分钟,长则120分钟,不同时长的电影会迎合数字交互时代的多元化观影体验;电影院也将发生变化,文化广场、商业街、住宅楼区内的数字交互式影院将使电影真正走入民众,成为展现电影文化的标志。

充气式数字交互式影院

在孙立军教授设想中,一种未来电影院的设计是充气式数字交互影院,移动方便、票价降低,父母可以带孩子一起看、乡镇农村居民也可以方便地观看,从而将电影真正带进中国从城市到乡村的每个普通人的生活中。

“计算机硬软件发展到今天,一场革命就在身边。我们要研究作为视听艺术的电影如何在好的技术平台上发挥作用,”孙立军教授说。

缘聚:“技”“艺”从暗恋到携手

从第一代黑白默片电影时代,到第二代彩色有声、数字电影时代,到孙立军教授设想中的数字交互式电影时代,技术与艺术始终难舍难分、紧密相连,一部电影史、动画史,其实就是技术与艺术互相推动、伴随发展的历史。

艺术挑战科技,科技推动艺术。艺术创作的需求促使了动画技术的深入发展,使新技术层出不穷;反之,新技术的出现又给了艺术家一个更大的创作空间。二者相互依存,既不能一味强调技术的重要性,更不能排斥技术的重要作用。只有将艺术与技术紧密结合,互相推动、携手偕行,才能创作出优秀的作品。

在技术与艺术的“暗恋”中,微软亚洲研究院和北京电影学院一直携手并进,推动着技术与艺术的融合发展。2006年,北京电影学院—微软数字化卡通与动画实验室成立,研究方向包括中国水墨画风格的计算机游戏和动画研究、微软平台的游戏课程设计、数字卡通和动画研究、卡通和动画设计等。“我们是微软研究院在全球与艺术院校联合建立的唯一的实验室,我作为当事人,是非常自豪的”孙立军教授说。时光荏苒,联合实验室已走过第十个年头。过去的十年中,实验室的创新型人才培养模式给跨学科交流及技术与艺术的有机结合提供了一个广阔的平台,增强了影视相关专业学生们的综合实力和竞争力,培养了大批的复合型人才。在这里,微软的研究员们与北京电影学院的艺术家们互相启迪,为动画电影增添魅力。

回顾过去,展望未来。孙立军教授认为,技术和艺术一直在暗恋,推动中国电影和未来娱乐业的发展。当前,中国电影产业迎来了关键的发展机遇期,而计算机图形图像技术飞速发展也将赋予艺术创作新的内容。只有将艺术与技术紧密结合,互相推动,才能创作出优秀的作品,中国电影的“量变”到“质变”将指日可待。作为艺术工作者,应当抓住当下技术与艺术的有机结合、飞速发展的机遇,做出自己突出的成果。

孙立军,现任北京电影学院副校长、北京电影学院中国动画研究院院长。1988年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动画专业, 留校任教。2000年至2012年,先后担任北京电影学院动画学院副院长、院长、北京电影学院中国动画研究院院长、北京电影学院党委副书记等职务。2006年至今一直兼任北京电影学院-微软数字化卡通与动画实验室主任。中共中央宣传部全国宣传文化系统“四个一批”人才、国家扶持动漫产业专家组原创组负责人(文化部)、中国动画学会副会长、中国美术家协会动漫艺术委员会副主任、中国电影家协会动画电影工作委员会会长和国家高技术研究发展计划“863计划”基于动漫数据库的计算机辅助动漫创作关键技术与系统课题负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