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博 分享到人人 分享到LinkedIn 分享到Email
对这些工程师来说,Skype Translator是他们自己的事——Skype Translator项目研发团队的故事

对于许多加入Skype Translator项目中的微软员工来说,这并不是一项普通的研发任务,这更关乎他们自己。种族的迁移,跨国的结合使得来自不同国家,拥有不同文化背景、以及说着不同语言的人们成为了相濡以沫的一家人。然后,他们也比一般的家庭更为深刻地感受着不同语言间的人们沟通时所存在的不便。

德国出生长大,后在中国台湾和大陆工作,如今与中国籍妻子和三个孩子移居美国的微软研究院首席研究员Frank Seide现在已经熟练掌握了三门语言。

(微软研究院首席研究员Frank Seide与他的中国籍妻子和三个孩子)

在大多数工作场合,Seide似乎总是个“特别”的存在。但在Skype Translator研发团队里,作为发起这个项目并创建了语音识别系统的首席研究员,他更像是团队的“标杆”,而非“特例”。(当然,参与Skype Translator项目的研究员们并非都通晓他国语言,这并不是开展这项工作必需的技能。)

“关于为什么会如此期待Skype Translator的成功,我们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情怀和故事。” Skype产品营销总监Yasmin Khan这样说道。Khan的日常工作是负责Skype视频团队,但正是由于她非同寻常的家庭背景,她主动请缨加入到Skype Translator项目中。

19世纪,大英帝国使得Khan的祖先从巴基斯坦北部边境迁往斐济群岛定居。他们的家族虽在斐济繁衍了下来,却始终维系着自己的文化和语言。而Khan本人在美国长大,但她也一直坚持着通过和祖母交流或者观看印度电影来学习北印度语和乌尔都语。她丈夫的家庭同样来自巴基斯坦北部,并且家人也都在讲乌尔都语。

Khan告诉我们,在她遍布全球各地的庞大家族中,她经常可以看到家人们平日里由于语言障碍而无法互相交流时流露出的无奈和沮丧。因此,当得知Skype Translator后,她便洞悉了这个项目背后的巨大潜力——帮助祖孙间自然交谈、共享天伦之乐,或让天各一方的兄弟姐妹们更好地相互了解。

“这是一款可以打破人与人之间沟通壁垒的工具,”她说。

很多参与这个项目的人都表示,他们之所以都对Skype Translator项目充满激情,是因为他们都深深体会过无法与朋友、同事甚至是自己家人自如交谈的无奈。

“当你真的亲身经历过当人们无法理解你想表达的想法时会有多么的令人沮丧,因此你一定会全身心的投入到这个产品的研发中,” Skype Translator团队的项目经理Lillian Rincon如是说。

Rincon出生于委内瑞拉的乡下,父母分别是华人和西班牙人。Rincon幼年时随全家迁往位于不列颠哥伦比亚的温哥华。当时,大批香港人抢着在英国将香港主权交还给中国之前移居加拿大。在一大群能说英语和广东话的孩子中,Rincon只会说西班牙语。

“我感到特别的孤独。”她说。

随后,英语电视节目、麦当娜的歌和英文课程很快让Rincon的情况便有所改观。但Rincon说她从来没有忘记过,能够畅通无阻的与他人对话并且让对方理解你是多么的重要。

当然,当下已经有大量翻译工具能够帮助我们翻译文件、网页或其他书面信函。但是,许多参与到Skype Translator项目的人表示,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他们,口语翻译是着其独特价值的,我们要让用户不再感到有人工翻译在中间充当媒介,从而直接地进行对话。

“我们日常开放性的对话存在着其特有的节奏感和语义流。如果通过第三方来传达信息,我们就会失去这些特性,”Microsoft Translator的产品策略和营销总监Olivier Fontana这样说道。

Fontana从小在法国长大,但每年夏天他都会到意大利的祖父母那里生活一段时间。之后他去了荷兰一家研究所并在那里工作。而他的妻子在法国出生长大,父母是来自前南斯拉夫的新移民。如今,他们生活在美国。因此,他们的三个孩子有着三个不同的国家的文化背景,现在最常说的语言是英文。

除了对项目本身的热情外,让Fontana和Seide平时需要讲多种语言的人参与到Skype Translator项目中还有很多实际价值。

基于目前很多已经应用到微软众多产品中的书面语言翻译工具,因此Skype Translator项目最大的挑战之一,则是如何将这些专为相对有序的书面语世界开发的技术,转化为在相对不可预测和随意性很强的口语世界中进行精准翻译的产品。

这就是Skype Translator项目中有很多在现实中使用多种语言的团队成员的宝贵之处,他们的亲身经历有着很高的现实意义。

例如,Seide发现,在他用德语与同事的交谈时,提到自己的儿子常常会用口语词汇“der”,这是“the”的阳性形式,而不是男性人称代词“er”。

这只是Skype Translator团队教会这项技术识别口语中无数细微差别的一个小例子,以便让Skype Translator的早期使用者可以尽量轻松地用它来跟家人、朋友或商业伙伴交谈。

“我们真心希望Skype Translator可以帮助人们自如地互相交谈。”Seide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