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博 分享到人人 分享到LinkedIn 分享到Email
珍藏的记忆

2000年8月微软中国研究院(微软亚洲研究院的前身)从希格玛大厦五层东区扩大到三层东区,我来到这里。

当时的研究院只有几十个人,我很快就记住了他们的名字。在相互接触中我觉得他们都非常和气,不管我为他们做了什么,哪怕是很小的一件事,比如:送一壶茶水、打一杯咖啡、送一份文件或者找一个纸箱子,他们都会对我说“谢谢!”

谢谢阿姨!”让我觉得我的劳动、我的付出得到了他们的认可和尊重。这种感觉是我在以前的工作中从来没有感受到的。

相处了一段时间后,在他们的影响和熏陶下,我也常把“谢谢”二字挂在嘴边。在追赶公交车的时候,司机为我踩一脚刹车;在外就餐的时候,服务员为我加一点汤,我都会对他们说“谢谢!”。看着他们回报给我的微笑,我心里也很高兴。

更让我感受深刻的是他们工作中的激情。一干起活来,就什么都忘了。经常有人找我,“阿姨,有什么吃的吗?我还没吃午饭呢。”那已经是下午三、四点钟,“都这会儿了,你才想起吃饭。”“我太忙了,顾不上。”这样的对话经常会发生。还有一些更难忘的事:到了科研紧张的时候,常常是我早晨来上班了,仍有很多头一天来上班的员工还没有回家。趴在桌子上睡觉的、拉几把椅子在会议室睡觉的,这还是好的呢!不管男的还是女的,累极了倒在工区地毯上就睡。我来第一年的冬天,由于对他们的工作习惯还不熟悉,早晨天亮得晚,也看不清东西,有好几次在送水的时候差点踩着躺在地上睡觉员工的头。以后每到冬天,我都会格外留意地上的障碍物。每到这种时候我就知道他们又开始忙了,于是我就多准备些饼干或者在座位上给他们放一些方便面,怕他们饿着。

最近这两年为了保障员工的身体健康,公司在人体最需要补充维生素的时间增加了水果的供应。我发现工作忙的时候,吃水果的时间到了,可是人很少,我就到工作区去招呼他们吃水果,就是这样也经常有人不离开座位。等他们想起来吃水果赶到水房,桌子上已经是空空的了,我就给他们一点饮料安慰一下。还有些人,吃水果的时候在会议室开会出不来,我就给他们送一些进去,让他们也能吃到水果。

这都是些什么样的人?为了工作什么都可以忘掉!

我甚至还看到过这样的情景:有一个办公室的员工想去上厕所,刚出房门就碰上找他谈话的人,两人边走边回办公室。刚送这个人出来,又来一个谈话的人,只好又回到办公室。反反复复了几次,当他大步流星地往厕所赶,一个跟他非常要好的朋友在喊“9、8、7、6、5、4、3、2、1、”为他做倒计时。

工作虽然繁忙,他们之间的关系却非常和谐、融洽。比如:有谁要过生日了,大家就会在一张贺卡上签名,给他带来惊喜。如果有谁要走了,大家就在衣服上签名,给他送去期望。科研课题结束了,大家在一起照张合影,留做纪念。

2007年的秋天,员工们高高兴兴地去参加2008财年工作会议。五层西区李阿姨就用这段不忙的时间去检查身体。结果一去就被医生收住院,做了乳腺癌切除手术。接下来的化疗、放疗所需要的资金成了李阿姨巨大的经济负担。员工们主动为李阿姨捐款。从几元、几十元至几百元,上至院长、研究员;下至普通员工、实习生,都纷纷捐款,慰问阿姨。有一个韩国实习生看不懂中文,就让旁边的人翻译给他听。然后回座位取回百元放入捐款箱。这个实习生叫郑睿槿。还有的员工当时没带钱,立即到楼下银行取钱后放入捐款箱。很多员工来吃水果听说阿姨有困难需要帮助,顾不上吃水果,扭头就回座位取来钱放入捐款箱。小小的捐款箱,映出他们乐于助人、乐于付出、彼此互相关心、互相牵挂、互相帮助。我的眼睛湿润了。能为这样的人服务,我感到自豪,辛苦受累也值了!这是上苍赐给我的福,让我认识了这些人。

转眼间,十周年的院庆就要到了。我还有一个宝贝要跟大家说。

2001年我女儿就要满二十岁了。送给她什么样的礼物才有意义呢?我左思右想犯了难。一个偶然的机会,邵怀荣送给我一本书——《追随智慧》。这本书深深地吸引了我,联想到身边发生的这些亲眼见到、亲身经历的事情,我由衷地敬佩他们,希望我的女儿也向他们一样对社会有用。于是我就想收集签名,激励她向这些人学习。

(张庆辉阿姨珍藏的《追随智慧》一书的扉页上写满了满密密麻麻的签名)

我把书放在水房,有谁来打水,就请谁签名。每收集到一个签名,我都非常高兴。签名逐渐多起来,我小心地把书包好。在包装纸上我写上了这样一段话:

丽丽:

我亲爱的孩子,妈妈送给你这份礼物是希望你向这些人一样勤奋、上进,干好你自己选择、喜欢的每件事。在人生的路上走好每一步。

祝生日快乐!

爸爸妈妈

贰零零壹年拾贰月捌日

书虽然送给了孩子,可是我心里总是放不下,时常要过来翻看。书里原来签名是实习生的,现在已经是员工了;原来签名是员工的,现在已经是科研项目带头人;原来是科研项目带头人的,现在已经成了领导,有的甚至到了总部。短短的几年,研究院从几十人发展到几百人,还分出了工程院和搜索技术中心。

翻看着书,总觉得少点什么。少点什么呢?噢,现在是亚洲研究院,拥有了更多的国际友人、访问学者和实习生。我想起和刘策的一段对话,“阿姨,这应该让亚勤和Harry签名,我只是没毕业的实习生,一个小人物。” “你今天是实习生,谁知道十年、二十年后你不是第二个张亚勤,第二个沈向洋呢?”于是我又把书拿到公司,继续收集签名。

我的书已经收集了100多位科学家、学者的签名。不仅有研究院第一、二、三、四任院长的签名,还更多地收集了员工、访问学者和实习生的签名。

看到一个个的签名,眼前浮现出一张张的笑脸,一段段的故事。谁爱喝咖啡、谁爱喝水;谁来的早、谁经常熬夜;谁结婚了、谁添宝宝了;谁又多了几块小黒石头(发明专利)、谁又多了几个小木牌(业界证书)……

这本书远远地超出了我送给女儿生日礼物的范畴。它成了我在微软亚洲研究院工作经历的见证,也成了我精神生活的巨大财富!我会把这段经历、这份情义牢牢珍藏在心里。

作者介绍:

张庆辉,微软亚洲研究院从事后勤服务工作的阿姨,今年54岁,经常骄傲地告诉别人有“八年MSRA工龄”。她说自己是“干活不惜力,干事儿死心眼的那种人”。她爱唱歌,可是不少人说她五音不全;周末陪父母搓麻,偶尔能摸一把“会儿扛”。她每天保持着临睡前看一会儿书的习惯。虽然退休了,出来工作让她觉得对社会还是有用的,跟大家在一起心情也很愉快。在MSRA她还学会了几句英语,比如“Out of stock”, “This is for you”, “Microsoft Research As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