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博 分享到人人 分享到LinkedIn 分享到Email
后记

掂着这本即将付梓的沉甸甸的书稿,“收获”后的成就感中夹杂着一丝难以置信。

2007年7月底,为纪念恢复高考30年,我们为开通不久的微软亚洲研究院博客征文,邀请员工们分享当年的高考经历。宋睿华研究员为1996年陕西省理科高考状元,自然是我们的重点约稿对象之一。当时她正在国外参加会议,在旅途中写了一篇《回想我那年的高考》(现改名为《状元女》收录在此书中)。行文质朴、细腻,我深感触动。当时就想,微软亚洲研究院向来卧虎藏龙,还不知道有多少故事值得我们挖掘呢。如果能让大家把各自的成长及在微软的经历记录下来,应该是一件有意义的事。

恰逢微软亚洲研究院进入十周年倒计时,大家开始思忖如何向这过去的十年“致敬”。当回望我们这家企业研究院所走过的历程,我们激动地发现这段历史里有太多值得记忆和记录的人和事。于是出书的想法再次浮现出来。我们想出一本书,一本我们的员工自己写的书,一本涵盖微软文化及技术的书,一本记录大家个人及职业成长历程的书,一本包括像宋睿华分享的那种故事的书。

很快我们就意识到,策划这样的一本书是需要勇气的。熟悉微软亚洲研究院的人可能都读过凌志军先生五年前写的一本畅销书《成长》(新版叫《成长比成功更重要》)。书中生动地描述了微软亚洲研究院早期的十几位员工成长、成功的故事。许多年轻人,包括当时的我,读了此书后深受启发。可是凌先生毕竟是专业作家,我们的业余作者们能像他那样妙笔生花,“讲出”一个个好故事吗?

犹疑之际,西岸奥美公关公司总裁周红旗先生、清华出版社的周菁老师,以及《科技日报》记者房琳琳给了我们极大的鼓励。他们首先对书的立意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同时对书的内容提出了专业性的建议。当然,最大的支持还是来自我们的员工,也就是本书的五十位作者们。

在征稿过程中,我们收获了一份又一份真挚情感。年逾七旬的黄昌宁博士,自研究院退休后一直担当首席研究顾问。他经过一周的酝酿和誊写后,把一篇字迹隽秀的手写文稿递到了我们手中。张庆辉阿姨在研究院从事后勤工作已有九年。她接到我们征稿后的那个周末,反反复复几易其稿,才放心地把她对研究院的珍贵记忆发给我们。陈蕾,作为研究院创始人之一,虽然在去年离开了工作12年的微软,但是仍然一往情深地回忆起她在研究院的美好往事并付诸于文。很多研究员在追赶一个又一个紧张的论文等deadline同时,利用零星空闲为这本书完成属于自己的“小故事”。几位外籍员工也热情加盟,给此书增添了不一样的经历和感受。还有领导团队的成员们,他们经常出差在外,大多都是在飞机上整理思路,在键盘上敲打成文。

当书的雏形渐现,我们就像孕育了一个婴儿一样激动、自豪。这本书收集了近六十篇现在以及曾经在微软亚洲研究院工作过的员工自己讲述的故事。它们原汁原味,没有华丽的词藻,可能也缺乏斐然的文采,可是字里行间流露的都是作者们的真情以及他们对微软、对工作、对生活的热爱。他们的成长、成才经历折射出社会的变迁、文化的差异、职场的挑战和魅力,以及敢于梦想的力量。

我们以《微软的“梦工场”》为此书命名,因为觉得它最能体现微软亚洲研究院的精髓。微软研究院自1991年成立以来,一直把“变梦想为现实”作为目标。位于北京的微软亚洲研究院在过去的十年里能发展成世界一流的计算机研究机构,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敢于梦想、鼓励“做梦”的文化。这种文化点燃了多少青年才俊“用技术改变未来”的激情,培养了研究人员长远的眼光和富于冒险的精神。毫不夸张地说,微软亚洲研究院是一个“梦工场”。在这里,你不仅可以做梦,而且可以把梦想变为现实。

微软亚洲研究院即将走完第一个十年。在我们迈向下一个十年之际,我们希望这本书能为我们过去的心路历程作个总结。感谢所有的五十位作者们,周红旗先生,周菁老师,我们的编辑葛瑜、房琳琳以及其他在不同阶段给此书提供支持、帮助的朋友们。特别感谢比尔·盖茨先生。他在卸任微软日常公务之际,怀着对微软亚洲研究院的深厚情感,为此书写了前言。而且更重要的是,正是因为十年前盖茨先生的卓越远见以及他对中国人才的充分信心,微软亚洲研究院才得以在北京建立。

谨以此书献给微软亚洲研究院的全体同仁以及长期以来支持我们的家人及所有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