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博 分享到人人 分享到LinkedIn 分享到Email
塑造以研究为职业的生涯

国庆长假前,微软亚洲研究院为学生们组织了一场由郁彬教授和郭百宁常务副院长进行的访谈对话“将研究作为职业”。讲座中,郁彬教授敞开心扉,将自己最真实的经历和感悟分享给研究院的学生们,令同学们受益匪浅。郭百宁常务副院长则是言简意赅,每每在总结陈词中一语道破微软亚洲研究院的研究精髓。下面让我们走进他们与学生的对话,聆听那些启发性的片段。

企业研究院PK大学实验室

  • 我不愿意在企业的环境里,与同事们一起数着老去的日子。只有在校园里,与学生在一起,才让我觉得自己永远年轻。
  • 工业界比较注重解决实际问题,学术界却会注意基础性问题,有的项目一做就是十年。
  • 在微软亚洲研究院,研究主管只能给他的团队“建议”做些什么,而不能强制他们做什么。

郁彬: 我在伯克利大学拿到终身教职之后,并没有继续留在伯克利教书和科研,而是选择了停薪留职,来到了当时工业界最著名的实验室——贝尔实验室工作了两年。贝尔实验室各个不同小组之间的沟通非常频繁,有很多交叉学科的研究机会,而且做的比较实用。特别是像信息论这样的研究,既有数学的优美,又有实用价值,是我很感兴趣的研究方向。但是在贝尔实验室,每天走过长长的走廊去吃饭时,总有一种和同事们一起老去的感觉,而在学校能接触到朝气蓬勃的学生,感觉自己和学生一样年轻。所以我最后还是回到了学校,和我的学生一起做研究。另外我比较喜欢无拘无束的生活,但在工业界工作可能受到的限制就比较多,比如出去开学术会议也要上级批准;在学校就比较自由,自己是自己的老板,这也是我最终回到学校的原因之一。

郭百宁: 工业界的研究院一般比较注重解决实际的问题,并且是那些两三年内能看到成果的问题。而学术界一般会注重能产生广泛学术影响的基础性问题,有些项目一做就是十年。关于郁彬教授说的缺少自由的问题,在微软亚洲研究院其实并不存在。在这里,研究主管只能给他的团队“建议”做些什么,而不能强制他们做什么。与此同时每个人要对自己做的研究负责。

研究需要浪漫的理想主义与无畏的冒险精神

  • What doesn’t kill you makes you strong.
  • Follow your heart.同学们在年轻的时候可以理想主义一点,为了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可以冒一冒险。即使失败了也没有关系,因为失败可以使人变得坚强
  • 同学们在学校里要培养自己摒除杂念倾听内心世界的能力。寻找那种在深夜里听到针掉落的声音一般的感觉。这就是所谓的“直觉”。

郁彬: 我年轻时非常理想主义,导师给了我充分的研究自由。 由于我的数学底子比较扎实, 我在两位导师(Le Cam 教授和 Speed教授)的指导下在两个领域(empirical process 和information theory)做了理论方面的研究工作。在Speed教授的指导下,我开始接触应用统计学——也就是寻找现实问题背后的可解的数学模型。这个领域是如此的富有挑战并充满潜力,以至于深深吸引着我至今仍奋斗在统计学界的最前沿。

当上助理教授后,我开始探索统计学中非理论部分的不同领域以开拓思路——因为我相信一个想解决实际问题的人需要广博的知识基础——这不得不说是一个追随我心的过程,虽然我明确知道跨越多个领域进行研究不是拿到终身教职的最好做法,更何况统计学本身作为一个学科在当时也徘徊在一个十字路口,但我还是选择了在多个领域间穿梭。而最后的终身教职资格投票结果也印证了这一点:我只是勉强通过。但是这个痛苦的过程却促使我反思自己属于伯克利的原因,并最终决定我确实应该在这里有所发展——我开始向目前已经成为统计学界主流的交叉学科的研究进发。现在回过头看当时的决定,我发现那时我的研究思路比较超前。

在交叉学科做研究的决定使我在拿到终身教职之后并没有继续在学术界发展,而是来到工业界,做一些我感兴趣的且兼顾理论和实际的研究项目。最后,怀着对学校氛围的热爱,我还是回到了学校。这时由于没有了评终身教职的压力,在兼顾主流方向的同时,已经可以把大量的时间放在自己喜欢的研究方向上,做一些对人们的实际生活有影响的研究项目。而这些符合我兴趣的项目,最终也得到了同行的认可。

同学们在年轻的时候可以理想主义一点,为了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不免冒一冒险。即使失败了也没有关系,因为失败可以使人变得坚强。记得我的终身教职评审遇到阻力时,我去向我的导师诉苦,没想到我的导师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 What doesn’t kill you makes you strong(没能击倒你的事情将使你变得坚强)。直到几年之后,我才深刻的明白了这句话的内涵: 如果当初终身教职的评审没有遇到压力,我就不会走进贝尔实验室,也就失去了很好的开阔眼界、结识研究伙伴的机会,而我后来的研究之路恐怕也不会这么精彩了。

除了研究工作之外,我的理想主义情结还体现在对合作者的苛刻挑选上。俗话说人以类聚、物以群分,我很喜欢和说话直率、不拐弯抹角的人合作,这样彼此之间才会脾气相投。虽然我们合作时,常常会有激烈的讨论,但每一次讨论都使我们向真理更进了一步。我想只有找到了自己真正敬佩,能够相处的很好的团队,才能在合作时事半功倍。人生如此短暂,为什么不找个自己喜欢的人合作呢。

郭百宁: 关于这个话题我也很有感触。一个人最终成功与否和他是否能够发现自己所热爱的事业有很大的关系。在这里,我想谈谈关于直觉的问题。每个人的内心其实都不断的向我们发射信号,但是这些信号却淹没在家庭压力、名誉和金钱等噪音中。同学们在学校里要培养自己摒除杂念倾听内心世界的能力。寻找那种在深夜里听到针掉落的声音一般的感觉------这就是直觉。而当我们能够倾听自己内心声音的时候,就可以找到自己真心喜欢的工作和生活了。直觉其实是一种被忽略的强大的力量,它有时候比经验或者知识更可靠。现代社会,大家越来越忙碌,对功利的追求也越来越多,这个时候,抽出一点闲暇静静地思考感悟,就更可贵了。人们常说:follow your heart,就是这个意思。

成就你的学生胜过成就自己

  • 我自认为在伯克利教书比在耶鲁更有成就感,因为很有可能你的学生不仅仅在学术上,在生活中,也都是以你为榜样的。你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对他们的一生产生的影响都非常大。
  • 博士阶段最需要培养的是:发现问题的能力。

郁彬: 曾经有人问我在研究生涯里,最骄傲的事情是什么。我说当然是教学工作了。来伯克利之前,我曾经在耶鲁大学教书,那里大部分的孩子是中产阶级,家里可以给他们很好的指导,所以在那里我只是讲课,在其他方面和学生交流的不多。而在伯克利,这所被称为全世界最好的公立大学的地方,只要努力,穷孩子也可以来听课,接受最好的教育。这里很多同学是第一代移民的孩子,有些孩子的父母还在餐馆打工,维持生计。这些孩子很自然的把同样是移民的我当作了生活上的导师。将他们生活和学习中的困难向我倾述,而我也很会尽我所能给他们提供一些生活上和个人发展上的建议。看到这些学生在大学里的成长,是我最骄傲的一件事。所以我自认为在伯克利教书比在耶鲁更有成就感,因为很有可能你的学生不仅仅在学术上,在生活中,也都是以你为榜样的,你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对他们的一生产生的影响都非常大。

我认为博士生最重要的技能是对发现问题的能力的培养(problem formulation)。而这一点却又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所以我在给博士生制定题目时,不会指定某个题目,而是会给他一个领域,让他从这个领域中通过大量阅读文献以及和别人的讨论,自己选题,我只负责提供建议。悟性好的学生可以从和我的讨论,或者我的研究工作中体会出problem formulation的方法。

刚才有位同学问我现在很多博士生毕业之后由于种种原因从事了和博士阶段的研究无关的工作,这会不会是一种对人才的浪费呢? 现在博士生那么多,研究的职位却没有增加多少,不可能每个博士生毕业后都做研究的。另外,博士生阶段对分析、解决问题的技能的锻炼会固化在同学们的脑子里,以后无论从事任何行业,这些能力都会有用武之地的。

对话嘉宾介绍

郭百宁

郭百宁博士现为微软亚洲研究院常务副院长,主要从事网络图形学技术、基于网络应用的虚拟环境技术、几何模型、基于图像的模型和绘制、纹理合成、真实感图形图像技术等领域的研究。

郭百宁博士现在是美国电气电子工程师协会视觉及计算机图形学会刊的副主编。他曾经担任过国际程序委员会的委员,参加过多届国际图形学大会。郭博士在国际著名杂志和学术会议上发表了七十多篇学术论文并拥有四十多项技术专利。

郭百宁博士于1999年加盟微软中国研究院(亚洲研究院前身)。此前他是美国英特尔公司硅谷总部研究院的资深研究员,负责下一代图形系统的研究。郭百宁博士在美国康乃尔大学获得硕士和博士学位,在北京大学获得学士学位。

郁彬

郁彬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统计系和电子工程及计算机系的 Chancellor’s professor。现任该校统计系主任,并兼任北大统计与信息技术系和微软联合实验室主任。她目前的研究兴趣包括高维数据的统计机器学习、信息论,以及遥感、神经科学、传感器网络和金融领域的数据分析和建模。

郁彬是《机器学习研究》期刊 (Journal of Machine Learning Research),《美国统计学会》期刊 (Journal of American Statistical Society),《统计学报》(Statistica Sinica), 《Tecnometrics》等学术杂志的编委会成员。她也是统计与机器学习领域的多届国际会议的组委会成员,并多次担任过大会主席。
郁彬1984年毕业于北京大学数学系,1985年获陈省身数学交流项目资助前往美国,于1987年和1990年分别获伯克利大学统计学硕士和博士学位。她曾执教于美国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并在耶鲁大学任访问学者。1998-2000年她在朗讯贝尔实验室任职,并与他人合作,获得了两项关于信息技术的专利。
郁彬是2006年的古根海姆学者,并且是IEEE, AAAS,IMS和ASA成员。她曾经还是美国瑟姆西国家咨询委员会(统计和应用数学科学研究所)联席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