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博 分享到人人 分享到LinkedIn 分享到Email
我乐意给学生打工

在微软亚洲研究院成立之前,几位刚刚回国的创立者来向我导师高文教授咨询建院意见。那个时候,我就知道微软研究院将在中国落地开花。于是,1999年当我在中科院计算所跟随高文教授读完博士学位之后,来研究院工作成为我择业中的首选。虽然那个时候已经过了招聘期,但是他们还是立即给我安排了面试机会。那年的9月13日,我终于踏进了微软亚洲研究院的大门,那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本科毕业后,我曾经回老家湖北的一个雷达机械厂工作过一段时间,那里的工作让你感觉到自己仅是一个流水线上的螺丝钉。不断地重复着,机械地操练着。被动地磨灭着梦想,丧失了自己任何的创造和激情。来到微软亚洲研究院之后,你会感觉到这里与那个车间真是天壤之别,开放、自由、宽松的研究环境为我敞开了一个梦寐以求的新世界。

很多来过研究院或者想来研究院的人,都会对这里的工作强度有一个感受或者想象——那就是累。其实累与不累是相对而言的,如果你能享受其中的话,则谈不上累。比如,我们外人看陈景润自己关在屋子里埋头不停地演算,不舍昼夜,我们替他感到累。但是,关键的是,即使如此超负荷的工作,对于陈景润而言,乃缘自于兴趣的驱动。他能在这些不间断的演算中看到成功的光亮,他能从这些充满希望的工作中感知到自身的价值。我想对“累”要有一个全新的认识,虽累但乐在其中。

从我个人的日程安排来说,我一天八小时的工作时间即使不除去吃饭时间,仍是远远不够用的。为了完成自己的任务,研究院的同事都很自觉地延长上班时间,所以在微软我们绝对没有加班这个概念,在大家看来适当延长一下工作时间是一件天经地义的事情。基本上我一天工作的开始会用一到两个小时处理各种信件。然后每周大概花两个工作日的时间用于开各种各样的会议,包括研究小组内部,以及跟工程院开发组、微软总部产品部门等的会议。除此之外,我每天还要花一部分时间跟实习学生进行交谈和沟通,这样基本上只剩下最后一点夜晚时间才用来做一些自己的项目和论文。

在研究院,我们对每个实习生都会进行一对一的指导,不仅在实习之初帮助他们确定各自感兴趣的研究课题和起点,而且通过对大量最新研究成果的阅读给学生做研究提供建议、给与指点,同时还要对学生在程序编写和项目实践中遇到的具体问题寻求解放方案。当我们在鼓励学生完成论文初稿之后,我们还要专门对这些论文进行多重修改。特别是当学生在研究过程中遇到的一些挫败产生消极或者沮丧情绪时,我们还需要给与心理上的宽慰和经验上的劝导。因此,无论说成谁给谁打工,都是一种片面的说法。其实,我们很欢迎和乐意跟这些优秀学生们在一起交流与切辍,不仅可以从共同的合作中分享到各自的研究成果和科学发现,而且可以让学生在这样的研究环境中得到严格的学术锻炼,会对他们今后的治学之路打下良好的基础。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而言,我很愿意为学生打工。

从我这么多年的工作感受而言,微软亚洲研究院的确是一个气氛纯正而浓郁的研究机构,每个在这里工作的人都有很大的自由和发展空间。如果你觉得自己是个优秀学生的话,一定要争取来微软亚洲研究院实习或者工作,这里对你今后的发展提供着良好的条件和机会。为此,请你不要轻言放弃!我在研究院等着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