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博 分享到人人 分享到LinkedIn 分享到Email
秋游司马台

2007年10月19日晚 ,我们一行30余人从希格玛门前出发,开始了司马台之行.这次我们的司马台之行分为两段——金山岭和司马台。两段古长城各有各的特色,金山岭雄壮,司马台奇险。

晚上十点左右,到达安营扎寨的目的地——河西村。走下大巴,立刻感到了北京深秋的凉意,朦胧的睡意即刻被兴奋所代替。 郊区的天空有种难得的清明,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点点繁星仿佛触手可及。四周很安静,只有我们在行走。我们的住宿地是标准的北方农家,院子装有机井,晾晒着玉米,还养着一只看家护院的大狗。很多城里长大的同学没到过农家,对这里充满了好奇。当然,这样夜晚,这样的农家,很快同志们抵挡不住秋夜的寒冷,躲进屋里……

第二天清晨,我们来到了金山岭。

站在金山岭脚下,第一次感受到什么叫“层林尽染”。进入深秋,密林中的枫树、渐次经霜,树叶被染成为绮丽的鲜红色和金黄色。在朝阳的照耀下,分不清那是霞还是林。我们在群山环抱中向朝阳走去。朝阳如此之美,妄想用相机留下,但自知技浅,不敢造次。北国风光的雄壮有别于南国的秀美。走过山路初登长城,群山连绵不断,尽收眼底,一种豪情油然而生。才浅如我辈,也开始借毛主席的诗词廖抒胸臆。“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在如此辽阔的蓝天下呼吸,没有如此的胸怀都会自惭形秽。

我们在金山岭段古长城短暂休整,确定了方向之后,延金山岭段长城向司马台方向进发。据介绍,这段长城全线10.5公里,明朝初年徐达督修, 1567年明朝戚继光继续督修,被誉为"万里长城,金山独秀"。由于这里地势低缓,易攻难守,城墙修筑得十分厚实坚固,烽火台巍峨高大,城关要塞星罗棋布,楼台密集,共有一百五十八座之多。这些楼台形式各有不同,楼墩有方形、扁形、圆形等,楼顶有船篷、穹窿、四角和八角钻天等形状,此外还不多孔眼的了望台,以及长城沿线少见的库房楼 等。这里不仅蕴含着祖先们的智慧,还饱含了抵御外侮的无畏精神。踏着古老的城砖,抚摸着断壁残垣,感觉那些保家卫国的呐喊在这里亘古不散。总觉得我们在这古老文明的遗迹上前行的画面很美,我们并不缅怀失落的文明,我们从这里汲取力量,星火相传。这一段绝对是摄影爱好者的天堂,手中握着相机的同志已经不知道要聚焦到哪一点,因为任何一个角度都不想错过。最值得一提的是Stephan同学,非常敬业地爬到两米高的楼台上拍出一张阅读的照片,结果墙砖滑落险些受伤,这张照片绝对是此次司马台之行代价最高的照片。

中午,我们到达司马台段古长城入口。司马台长城始建于明洪武初年,又经蓟镇总兵戚继光和总督谭伦加固。其山势陡峭,地势险峻,被长城研究专家罗哲文教授誉称为:“长城是中国的建筑之最,而司马台长城是中国的长城之最。”因而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定为“世界人类优秀文化遗产”。这段有12 个城楼向游人开放,对于已经走过金山岭的我们来说,爬完12座城楼绝对是对意志的挑战。远远望去,不少路段仿佛从山峰上垂下的银链,目测与水平夹角超过六十度,让人望而却步。不过,再难的事也要尝试一下,于是我们携手再次出发。渐向上行,已不像起初的谈笑风生,只有不断向前的自我鼓励和彼此鼓励。每登一个城楼,都好像完成一个对自己的承诺,站在城楼上的一刻,总能感到努力后的骄傲。由于时间和体力的原因,不少人中途折返,最终还是有6位勇士登上峰顶。

傍晚时分,满载着收获,我们在夕阳中踏上归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