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博 分享到人人 分享到LinkedIn 分享到Email
微软亚洲研究院院友会洛杉矶聚会杂感

——杨志杰院友回顾当年在MSRA的日子

作者:杨志杰

编者按:

2015年1月17日,新年伊始,微软亚洲研究院在洛杉矶举办了首次院友聚会活动, 为大家带去新年的问候,与30名院友欢聚一堂。在聚会上,学术合作部的员工对大家的到来表示热烈的欢迎,并且向大家介绍了微软亚洲研究院院友会的最新动态。参加此次聚会的院友来自L.A.、San Diego、San Barbara三地,他们曾经是MSRA实习生,微软学生技术俱乐部的成员或者“微软学者”、“微软小学者”的获得者。一半以上的院友目前是在攻读硕士或博士学位,主要来自于UCLA、UCSB、UCSD等高校,还有院友在高校和科研机构任职,也有一些已经工作多年的院友在企业界声名鹊起,同时也有敢于追梦的院友成立创业公司。

大家纷纷表示微软亚洲研究院人才济济,是联系院友情谊的桥梁,这次聚会让他们深感在异国他乡有了一个亲切的组织。聚会结束之时,经过各位院友积极提议,成立了“微软亚洲研究院院友会南加州分会”,将继续保持联络,组织更多活动。


微软亚洲研究院院友会洛杉矶聚会合影

院友们畅谈自己与研究院相遇的独特故事,分享了各自近况。院友杨志杰也在下文中与我们分享了他的感受和经历。


杨志杰携妻子参加聚会与高校关系经理吴国斌博士畅谈

我第一次到西格玛大厦,是在2002年。那是微软中国研究院成立后的第四年,改名为亚洲研究院后的第一年。李世鹏当时是网络多媒体组的负责人。我向他表示对多维信号的自适应表示问题感兴趣,于是他就让我去了视频编码组。当时视频编码组已有四个实习生和一个访问研究员。访问研究员叫Alexis,是塞浦路斯人,所以每周的例会都用英语进行,我的口语和听力被赶着提高得很快。四个实习生中有三个是女生,这在理工科里并不多见 。不过很快我就发现这些平日里叽叽喳喳的女生个个都是专业领域的高手。比如晓燕有两项提案被国际标准化组织MPEG所采纳,还有罗琳的论文被IEEE会议选为最佳论文。这对当时还从来没有参加过国际会议的我来说无疑是很大的鼓励。我当时的研究员导师吴枫比我们大不了许多,像兄长一样带着我们在视频编码的前沿探索。他非常强调研究的质量和实用性,要求所有的实验都要在当时世界上公认性能最好的视频编码参考模型H.26L上进行验证。实习生写的每一篇论文,导师和世鹏都会认真的修改。每次返回来的修改稿总是布满密密麻麻的红字,让人不敢懈怠。组里经常会有世界各地的专家学者来访,其中有微软总部的研究员,大学的教授,学术期刊的主编。除了集体参加的学术报告,组里还会安排时间让这些专家和我们实习生一对一面谈,对我们的研究进行指导。在研究院的两年时光里,我受益匪浅。

记得世鹏曾经说过,做应用研究要学会从工业界的角度想问题。微软研究院给我们国内的学生搭建了一个很好的平台,让我们不用走出国门就能接触到微软这样世界级领军企业的最新研究,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从事一流的学术工作。同时微软研究院也非常重视成果的产品转化,除了发表论文和专利,很多研究成果后来都被应用到微软的产品中去。作为一个从事应用研究的人,有什么比看到自己的成果被投入实际产品中更让人兴奋的呢?

一晃离开微软研究院已经有十年了。 这十年里, 当年研究院播下的种子已经陆续开花结果。昔日的院友们有的已经成了研究院的骨干,有的已经是大学的教授,有的已经是业界的专家,有的已经开办了自己的企业。我坐在尚品餐厅的一角,静静地看着一张张朝气和自信的面孔,他们谈论着学校的生活和未来的打算,踌躇满志, 恍惚中我仿佛自己又回到了十年前的西格玛大厦。一旁的妻子问我,有你认识的吗?我说,没有,但感觉很亲切。那你在想什么呢?我在想,再过十年,他们会是什么样?

MSRA无时不刻牵挂着各位院友,在LinkedIn网站设立了“MSRA Alumni”在线交流平台,为大家提供了一个了解研究院技术动态,院友动态,寻求合作机会以及申请职位信息的窗口。线下聚会则给院友们提供了面对面沟通的机会。

微软亚洲研究院一直关注着每一个院友的成长进步,非常欣喜地看到大家从MSRA走出之后的精彩蜕变。MSRA,与你同在!

· 赶快加入微软亚洲研究院院友会吧,请搜索“MSRA Student Alumni”LinkedIn公共账号。

· 申请加入时,请注明:在MSRA实习时间、Mentor、组名,或曾在何时获得过微软学者、微软小学者称号。

作者介绍

杨志杰,2002年至2004年为微软亚洲研究院网络多媒体组实习生(IM Research Group),现在是有线和无线通信半导体方向的资深研发工程师。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