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博 分享到人人 分享到LinkedIn 分享到Email
Forbes”30 under 30” 2016榜上MSRA实习生

作者:朱宏 汪博浩

转载自清华大学小研在线

在今年2月26日刚刚公布的福布斯“亚洲30岁以下青年领袖榜单”,毕业于清华大学的印奇被排在了科技企业家榜中的首位。2006年毕业于安徽省芜湖市第一中学的印奇,高中还没毕业便通过自主招生成为清华大学的一员。进入清华后,印奇入选姚期智实验班。在这里,他得以结识在他创业历程中的最重要的两位小伙伴——唐文斌和杨沐。而正是当年的这三位少年英才,一手缔造了如今人脸识别技术的翘楚——旷视科技(Megvii)。从大二开始,印奇就在微软亚洲研究院实习,参与人脸识别引擎的研发。“那时候,我对人脸识别技术就很着迷,毕业后还全职工作了一年,参与研发的引擎后来被应用在X-box和Bing等微软产品中。”印奇回忆道,“那时候我就确定,要在这个领域做点啥。”2011年,一部iPhone,让印奇走上创造之旅。iPhone有前置摄像头,凭借两个人在视觉技术方面的积累,唐文斌在宿舍里约上印奇一起研发出名为《乌鸦来了》(CrowsComing)的体感游戏——玩家通过摇晃头部控制游戏里的稻草人,拦截从天而降偷食庄稼的乌鸦。这款小游戏一度冲上AppStore排行榜的前5名,还获得了清华大学第三十届“挑战杯”特等奖。彼时,联想之星投资负责人关注到了印奇的团队,“一个听上去很传统的领域,随着移动设备、云端计算能力的普及和识别算法的大突破,开始真正进入了临爆点。过不了几年,人脸登录、人脸搜索都将成为现实,届时人脸将是最自然、信息量最大的入口。有着广阔的应用场景。”这让印奇激动无比,投资者的到来,使他更加认定视觉识别技术必将迎来爆发。2011年10月,旷视科技正式成立。

“旷视三人组”:唐文斌、印奇、杨沐

印奇为公司制定了明确的“三步走”发展策略,即先搭建Face++的人脸识别云服务平台,目标是识人;第二步则是Image++,识别万物;最后则是实现“所见即所得”的机器之眼。2012年,公司首款核心产品Face++1.0版本上线,并不断快速迭代。印奇将这打造为一个开放的平台,上万个开发者在整个平台上享受免费服务,并为平台提供200多万张图片。在不作商用的前提下,Face++借用这些图片及其标注信息进行算法学习,基于上述数据和技术的积累,在更加显性的层面,Face++也开始尝试一些应用的制作。如今,Face++平台图库数量超越10亿级,有1.5万个APP与其合作。平台上活跃的开发者超过2.4万人,阿里、美图、世纪佳缘等一批图片、社交类企业都与平台建立合作关系,这使Face++成为使用量很大的人脸识别引擎。印奇将人脸识别用到的深度算法,比喻为“婴儿智力的黑盒”,那是一套模拟人脑神经网络的算法。这套算法对于计算平台的底层架构要求很高。在这项技术上,Facebook、百度、Google等互联网巨头水平很接近。而出奇制胜的法宝,就在于海量的数据以及优化算法。人脸识别大致可分为人脸检测、人脸关键点定位和人脸识别三个大项。2014年,Face++连续收获FDDB、300-W、LFW三项国际评测的冠军,尤其在互联网新闻图片的人脸识别评测中,以97.27%的准确率力压之前业内第一的Facebook人脸团队。2012年6月,Facebook收购了以色列人脸识别技术公司face.com后,印奇他们发现,自己所做的技术绝不只是游戏这么简单,而是一个有着巨大市场空白的前沿技术。三人开始“回归”技术,悉心钻研人脸识别技术。按照福布斯网站对旷视科技的介绍,这家获得了5千万美元融资的创业企业,估值竟高达2亿美元。而这一切完全归功于旷视的拳头产品——人脸识别。“Facebook的人脸识别率是97.25%,我们的识别率是……97.27%!比Facebook还要略高一点!”当时,在看到电脑屏幕上显示的这一结果后,印奇他们几个小伙子忍不住击掌相庆。按照印奇的说法,旷视真正的杀手锏便是一种“类人脑神经元算法”的深度学习算法。通过这种技术框架,他们可以用大规模的数据对算法进行“训练”,分析的数据对象越多,系统的计算、识别结果就会越来越精确。去年4月16日,印奇更是作为中关村创业企业代表,接受了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的接见,并在见面会上发言。

去年4月印奇作为创业企业代表接受刘延东的接见

了解微软亚洲研究院实习生项目,欢迎关注“明日之星”实习生项目介绍。更多实习机会请见: http://www.msra.cn/zh-cn/jobs/interns/internopenings.aspx

或者拿起手机扫描二维码: